七月

张晚讴:

梦里不再有桃花
不再有剪碎分而复合的雨水
梦里接近干涸
索性,蝉声愈多


去到林外截取风吗
或是偷听整个林中的鸟鸣
怅然的人在云中吹笛
那些听到的,听不到的都不可获取


为什么潮汐要眷顾月亮
它高挂,远在人世之外
木然的看着,所发生,所过去


我爱,从一而终的爱
我恨,慢慢就恨不起来
我把光阴打碎,总是想
拾起一些让我痛的,让我流泪的


我是水,总是温柔的度日
所希望的不过是漾起水草或柳枝
吞并一些小而黑暗的灰尘


可是梦里不再有桃花
不再有落花依洄于流水
蝉声愈多,手指不再温存
唇齿的音声?
谁又启齿于寂静



2017年7月27日,夜

评论(1)
热度(58)
  1. 岁月静好蓝雨婉雪 转载了此文字
  2. 蓝雨婉雪张晚讴 转载了此文字

© 蓝雨婉雪 / Powered by LOFTER